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伪造签章偷偷将被代持股权转给自己有效吗?上海公司法专业律师在线

[日期:2018-09-30] 来源:网络  作者:唐青林 李舒 张德荣 [字体: ]

原标题:最高法院:伪造签章偷偷将被代持股权转给自己,居然合法有效?(答案意外,有条件)

来源:华旭法考教育

声明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删除。

最高人民法院

实际出资人伪造名义股东签章将股权转让给自己,名义股东知情后实际履行该合同的,视为合同已生效

作者:唐青林 李舒  张德荣(北京两高重大疑难案件律师团队)

裁判要旨

未经显名股东同意,隐名股东伪造显名股东签章订立股权转让合同将公司股权转让给自己的,该合同并不当然无效。显名股东知情后并未对合同内容提出异议,并以行为实际履行该合同的,股权转让合同对其发生法律效力。

案情简介

一、2002年11月22日,东方株式会社和新锦途公司合资设立锦新公司,注册资本465万美元,其中东方株式会社出资456万美元,持股98.06%,新锦途公司出资9万美元,持股1.94%。新锦途的法定代表人韩锦途担任锦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二、2006年9月1日,新锦途公司与东方株式会社签订《终止协议》,载明因东方株式会社不再投资,锦新公司终止。9月8日,韩锦途作为乙方与甲方东方株式会社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东方株式会社将其持有的锦新公司98.06%股权、应缴出资额456万美元一次性全额等价转让给韩锦途。上述两份协议均有东方株式会社的盖章,后查明盖印章系伪造。

三、2006年底,锦新公司完成工商变更登记,由合资企业变更为内资公司。2007年11月8日,东方株式会社又与锦新公司就合资成立锦途公司,并通过了外商投资主管部门的批准。事实上,东方株式会社仅是韩锦途在锦新公司的名义股东,韩锦途实际出资人。

四、2009年6月4日,东方株式会社法定代表人郭越悦在发给韩锦途的邮件中认可东方株式会社仅为韩锦途的名义股东,其原注资由韩锦途提供,并同意韩锦途将合资公司变更为个人独资公司。

五、2014年3月11日,东方株式会社以韩锦途伪造其签章为由提起诉讼,请求认定股权转让的《协议书》无效并恢复其在锦新公司的股东身份。本案经苏州中院一审,江苏高院二审,最高院再审,最终认定股权转让协议有效。

裁判要点

东方株式会社与韩锦途之间存在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的关系,韩锦途为实际出资人,东方株式会社仅为名义股东。即使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等文件上的签字印章系伪造,郭越跃作为东方株式会社法定代表人在2008年明确知道锦新公司股权登记已作变更,但东方株式会社在此后五年时间内未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提出异议,并继续与股权登记变更后的锦新公司共同投资经营锦途公司,故应当视东方株式会社履行了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以其实际行为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进行了追认,故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另外,由于东方株式会社仅为名义股东,并未实际出资锦新公司,其权益亦未因涉案股权转让行为受到实际损害,因此东方株式会社要求确认其仍为锦新公司股东并办理股权登记手续的主张未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 对于隐名股东来讲,在选择显明股东之初务必与显明股东签订代持股协议,在协议中特别约定隐名股东显名化的具体方法与途径,以及各自在公司中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另外,隐名股东要保留好将出资转给显名股东的相应记录,以便证明自己实际出资。隐名股东在显名的过程中尽量取得显名股东的配合,不要通过伪造公章的方式自行操作,以免事后显名股东不认可,徒增麻烦。

第二:对于显名股东来讲,其务必要按照代持股协议的约定行使自己的权利,在发现隐名股东采取伪造公章此类不诚信的手段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时,需要及时声明并拒绝履行,否则在认可且实际履行的情况下,再向法院主张协议无效,恢复股东资格将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相关法律规定

《公司法》

第三十二条 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

(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

(二)股东的出资额;

(三)出资证明书编号。

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

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

第二十四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

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以下为本案在最高法院审理阶段,裁判文书中“本院认为”部分就该问题的论述:

本院认为: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东方株式会社无权要求确认其股东身份。理由如下:

一、东方株式会社与韩锦途之间存在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的关系

本案中,韩锦途主张其与东方株式会社之间是实际股东与名义股东的关系,东方株式会社并非锦新公司的实际股东,并提供了东方株式会社法定代表人郭跃越在2009年6月4日发送给韩锦途儿子韩洪涛的电子邮件。郭跃越在邮件中称,其仅是给予合资的名义,并未真实出资,其出资是由韩锦途提供。对此,东方株式会社主张其已实际出资,并提交了中国建设银行汇入汇票通知书和进账单等证据,用以证明锦新公司的出资系由其从境外汇入。本院认为,东方株式会社从境外汇入资金的行为,与郭越跃后来在邮件中关于汇入的出资系由韩锦途事先提供的陈述并不矛盾。因此,东方株式会社提供的证据并不能推翻郭跃越自己在邮件中对东方株式会社仅是锦新公司名义股东的认可。故东方株式会社并没有对锦新公司实际出资。本院对韩锦途的主张予以支持。

二、东方株式会社以其行为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进行了追认

本案中,东方株式会社主张,涉案《协议书》、《合同终止协议书》、《董事会决议》上的郭跃越签名及私章、东方株式会社公章系伪造,并提供了2002年东方株式会社在中国境内使用其真实公章的样品,用以证明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本院认为,郭跃越在上述邮件同时提到:“你是在去年(08年),我又向你提起时,你告知,已经办妥东方在锦新刺绣的撤资了。”故郭跃越确认其在2008年就知道其名下的股权已经被转让,锦新公司成为了个人独资企业。因此,即使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等文件上的签字印章系伪造,郭越跃作为东方株式会社法定代表人在2008年明确知道锦新公司股权登记已作变更,但东方株式会社在此后五年时间内未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提出异议,并继续与股权登记变更后的锦新公司共同投资经营锦途公司,故应当视东方株式会社履行了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以其实际行为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进行了追认,故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并且,由于东方株式会社仅为名义股东,并未实际出资锦新公司,其权益亦未因涉案股权转让行为受到实际损害,故本院对东方株式会社要求确认其仍为锦新公司股东并办理股权登记手续的主张不予支持。

案件来源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东方贸易株式会社与韩锦途、苏州锦新刺绣工艺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5)苏商外终字第00026号];最高人民法院,东方贸易株式会社与韩锦途、苏州锦新刺绣工艺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1474号]。

 

如您有相关法律问题需要咨询,可登陆上海公司法专业律师在线。欢迎直接上门面谈,或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

鉴于海耀律师团队发展壮大需要,海耀律面向全国诚邀授薪律师、提成律师等法律人才加盟,欢迎点击 上海优秀律师事务所全国招聘:授薪律师|提成律师| 查阅详情。

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

   东方世纪大厦7楼A-D座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沈奕枋

分管合伙人:万文志律师陈红梅律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