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劳动争议】周超律师办案解读:劳动纠纷一审败诉,二审翻案力挽狂澜

[日期:2016-09-26] 来源:原创  作者:佚名513 [字体: ]

【导读】喜欢看球赛的朋友都知道,当支持的球队或选手在处于落后逆风形势下,最终逆转对手取胜,将会是一件无比刺激荷尔蒙爆发的事情;严格来讲,律师办案,尤其是诉讼律师出庭抗辩,亦不失与诸多“竞技运动”同样的感受,其经历过程将使每一位读者亢奋不已,更何况是演绎故事的当事人呢。本文将通过海耀律师亲身经历的视角,来分享这一精彩的故事。

办案律师|周超

文字编辑|万官典,桂宇鹏

案情简要回顾

翟某系上海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管公司”)员工,自2008年9月中旬至2014年12月底以来与该公司多次签订不同岗位的劳动合同,其劳动报酬在每年具有不同涨幅情况。2014年12底,因某展销会场地租赁活动中对工作处理不当被公司单方书面通知解除劳动合同,离职时职位为销售主管。后翟某以物管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为由,提请上海某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要求物管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七万余元,并支付在职期间延时加班工资差额六千余元。后该委对作出裁决,基本支持了翟某的请求,后物管公司对裁决结果不服,遂向该区人民法院提请诉讼。

一审庭审中查明:物管公司系甲公司子公司,B公司亦系甲公司子公司,在2014年11月底至2014年12月中旬的工作过程中,翟某以B公司的名义与上海某展览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展览公司)签订《场地活动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协议):显示甲方为B公司,乙方为展览公司,并约定乙方在甲方提供物业管理服务的某活动项目(以下简称活动)中与甲方联合举办活动,甲方负责活动的场地提供与行政协调工作,乙方一次性向甲方缴纳活动服务费2,000元。该协议落款甲方处仅为翟某签字,而无物管公司或B公司签章,乙方有展览公司盖章及总经理“卫某”签字。事后卫某通过网上转账方式向翟某个人账户支付2000元,并曾现金支付翟某10000元,翟某未将上述款项交B公司财务处。

翟某庭审释明:在活动进行期间,因展览公司不遵守活动现场秩序,致使活动现场脏乱差,遂与其沟通,且展览公司同意付2万押金,并同时将第一笔押金10000元(现金)支付给翟某,因支付当时公司财务已下班,无法开具收据,翟某遂将该笔费用转交上级领导B公司销售经理龚某赞保管。最后活动因外力因素(违反行政审批)终止,该笔费用悉数退还展览公司。同时,该事实情况有龚某和卫某签字的书面证人证言佐证。另外,翟某还提供了B公司公布该活动在其公司网站上的打印件(复印件)证据。

物管公司举证:卫某书面证人证言一份:“拟说明上述现金10000元系其为继续租用场地进行展览而私下给翟某的好处费(红包)。”后卫某出庭作证陈述:“并不清楚翟某是否将12000元转交龚某,系根据翟某要求书写的转交欠款内容”。同时提交该公司员工奖惩管理制度规定,并在其中规定员工“重大过错行为,包括但不限于‘玩忽职守、贻误要务,致使公司蒙受损失2000元(含)以上’与‘营私舞弊、挪用公司资金、利用职务向他人索取财物、收受他人财物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提供方便等方式,获取价值200元(含)以上利益者’。”同时,有翟某在培训签到表上的签字以证明翟某知晓并承诺遵守。

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并获得一审法院未出庭作证的关键证人龚某的出庭作证:说明翟某签署涉案协议并收取费用是经过B公司每周例会讨论,并获得其总经理同意的事实情况,只是在活动举办过程中,因客观原因而中断。

法院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认定关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决定是否合法的举证责任在于用人单位2014年12月底,物管公司根据劳动合同法第39条第二款(以违反单位规章制度为由)的规定解除与翟某的劳动合同,而是否构成违反单位规章制度,关键在对翟某是否经B公司龚某授权签署合作协议及将卫某交付翟某的款项转交龚某持有异议(实质上在于认定翟某经营场地租赁项目并收费系工作行为还是私下个人行为)。案件中,两个关键证人,一个龚某未出庭作证,一个卫某的书面证言与庭上作证相矛盾,故法院对卫某证人证人与双方各自书面所作情况说明均不予彩信。仅就调查事实而言,翟某非B公司工作工作人员,本身无权代表B公司对外签署协议,现翟某未提供确凿证据证明其已经B公司授权进行协议签署,且翟某未提供其已将卫某支付的款项入账的相关证据,其行为已违反物管公司员工奖惩管理制度规定,同时也违背劳动者的职业道德。故物管公司据此以翟某严重违纪为由解除与其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物管公司要求不支付翟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定1)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物管公司以翟某未经该公司及B公司许可,擅自与展览公司签订协议许可该公司使用活动场地举办活动,并私自收取该公司12000元等为由,依据物管公司员工奖惩管理条例中的规定,解除与翟某的劳动合同。根据二审中龚某作出的新证人证言,翟某将展览公司拟租用场地一事告知龚某系向B公司作出回报之性质,且B公司对该活动予以了批准。再者,展览公司举办的展销会应属公开且有相当规模的活动,非一人可运作且不能为其他工作人员知晓之事,故翟某客观上不存在向物管公司和B公司隐瞒该活动的可能和必要。因此,翟某以B公司名义与展览公司签订协议,虽有形式上的瑕疵,但不能认定其存在B公司所称的冒用该公司名义的情形。(2)关于代收费用一事,翟某在过程中曾有意将相关款项交付龚某,只是后者认为涉及物业的缘故而没有接受,故只为翟某代为保管,翟某并无私自收取费用的意思和行为。(3)对翟某存在违反公司上述规章制度的问题,物管公司出提供其关联公司B公司的工作联系函以外,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证明。上述已认定翟某不存在冒用B公司名义签订合同并私下收受费用的行为。故物管公司以此认定翟某严重失职,有失公允。综上,物管公司解除与翟某劳动合同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均不成立,该解除行为当属违法,物管公司据此应当支付翟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七万余元。

案件争议焦点分析

 1、在物业管理纠纷中,翟某到底是“谁”的员工?签署活动协议并合作举办展销活动是否能在翟某隐瞒下进行?

在整个案件,因翟某系物管公司的员工,没有任何争议。但为一审法院所忽略的一个重大事实是,翟某与B公司的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则是一审法院(甚至二审法院)在厘清案件事实,判断物管公司解除与翟某劳动合同行为是否系违法解除的关键。根据庭审中原告提交的档案机读材料证据,能够证明物管公司与B公司同系甲公司控股之下的子公司,即物管公司与B公司系关联公司,且从庭审调查的结果来看,物管公司员工与B公司员工亦是在同一办公地点办公,且工作内容大多是通过两个公司员工共同协助推动完成。即翟某事实上在工作中存在受B公司相关负责人领导工作的情况,且这也符合物管公司在整个行业中的物业管理纠纷中的角色定位。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所忽略的这一事实情况更是直接予以明确指正:“展览公司举办的展销会应属公开且有相当规模的活动,而非可一人运作且不能为其他工作人员知晓之事。涉案活动场地租赁协议与合作举办展销会的活动持续数日,B公司与物管公司不可能不知晓此事;故翟某客观上不存在向物管公司和B公司隐瞒该活动的可能和必要。”

 2、劳动合同解除纠纷案,举证责任在用人单位(被告)的情况下,让员工(原告)承担其工作行为是否违反公司相关规章制度,是否与举证规则相悖?

 一审中,在原被告均无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因举证责任在用人单位,那么理应有用人单位举证员工的涉案行为系隐瞒公司而作的“营私舞弊”行为。则关键证据为场地活动合作协议,一审法院仅就此单一合同的书面所表示的情况,而断定翟某签署协议的行为系冒用公司名义谋私利的活动,并声明翟某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承担诉讼的不利后果,实际上将用人单位(物管公司)的举证责任间接性地转嫁到员工翟某身上,明显与该举证规则相悖。

四、律师办案体会

二审改判的几率很小,因此在诉讼中更应该厘清本案的法律关系,并针对一审败诉的焦点重新整理核心证据,以便在二审中寻求先机。承办律师周超认为:本案有三点经验值得和大家分享。

证据在精不在多。即在诉讼中(特别是二审当中),绝对不能再用太多的证据让法院觉得无所适从。兵不在多在于精,律师需要根据案件焦点比对现有证据及所缺证据,分析为何一审败诉,然后通过收集整理新的证据体系从败诉的阴影中走出来。结合本案,一审败诉的主要原因在于翟某并没有厘清自己在公司的地位,而且关键证人龚某也并未到庭,导致一审无法确认活动的开展是否通过公司的批准,翟某签订合同是否擅自行事。故二审接案时律师的办案出发点在此:一方面重新厘清翟某与公司的关系,形成活动经过公司批准的证据链;另一方面通过法院出具“协助出庭通知书”的形式争取到了关键证人到场。

2、律师用心尤为重要。众所周知“上诉人律师难做,被上诉人简单”。严格来说有一定道理,因为一审基本锁定了事实,翻案的可能性很小。但很小不代表没有,本案就是这样。上诉人律师诉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并系统设计了证人的提问。但被上诉人律师似乎认为胜券在握,并未有针对性的抗辩上诉人律师的观点和意见,只是一味强调一审没有问题,最终上诉人抓到了机会。

3、专业人做专业事。回顾本案,仲裁成功后,一审时当事人并未找律师,因此出现很多不利的言辞,加之被对方律师设计,导致一审全盘皆输。坦白说,如果一审介入,律师还可能为当事人争取更多利益。所以,专业人做专业事,不无道理。当然,“自以为是的”或者“对胜败无所谓的”当事人另当别论。

 五、相关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条  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三条 因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万官典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