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死于无知最可悲——法律人士叹苏某之死 | 李峻峰律师评程序员被逼自杀身亡案 刑事法律咨询

[日期:2017-09-13] 来源:  作者:佚名4321 [字体: ]

死于无知最可悲——法律人士叹苏某之死

李峻峰 律师

一位本应有着大好前程的优秀程序员,只因受不了前妻崔某持续威胁和恐吓,选择过早结束自己的年轻生命,这实在令人叹息。从目前网上披露的信息看,令年轻程序员恐惧的那些事,在专业律师眼里,其实不值一驳。可以说,不懂法,不知法,不会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造成苏某悲剧的原因。假如时间可以倒流,苏某本能够——

一、用法律之盾挫彼锋芒

从苏某晒出的微信聊天记录看,崔某有两处提到涉及犯罪的问题。一是“看派出所怎么给你定罪吧”,二是“有漏税行为和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

首先,崔某这句“看派出所怎么给你定罪吧”就存在明显的法律程序问题。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三条:“对刑事案件的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由公安机关负责。检察、批准逮捕、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的案件的侦查、提起公诉,由人民检察院负责。审判由人民法院负责。除法律特别规定的以外,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无权行使这些权力。”这非常明确,定罪量刑的行使机关为人民法院,派出所作为公安机关的下属机构,根本无权定罪。从这里可看出,崔某对法律的完全无知。而一个对法律完全无知的人,她这话又有多大的威胁性呢?

其次,就翟某所提到的“有漏税行为”,这是否构成犯罪呢?根据《刑法》第二百零一条对逃税罪的规定:“纳税人采取伪造、变造、隐匿、擅自销毁帐簿、记帐凭证,在帐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的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偷税数额占应纳税额的百分之十以上不满百分之三十并且偷税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或者因偷税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又偷税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税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偷税数额占应纳税额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并且偷税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税数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按上述规定,构成逃税罪需符合下列条件之一:或者偷税数额占应纳税额的百分之十以上不满百分之三十并且偷税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或者因偷税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又偷税的。

经查询苏某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没有受到税务机关行政处罚的记录,所以首先可排除第二种。而对于第一种,根据2009年的《刑法第七修正案》对刑法二百零一条的修正:“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刑法这种修正,是对逃税罪的初犯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特别规定,体现了对逃税罪一种宽大处理的司法精神。也就是说初犯如果能够及时补缴税款,还是有免除刑责的很大可能。司法实践也印证了这一点,从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案例看,12年到17年,对于初犯以逃税罪论处的只有一件,而且还是缓刑。而苏某所在地——北京的法院没有一例对初犯的判例。

再看翟某提到的“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首先,灰色运营本身不是刑法规定的罪名,根据罪刑法定原则,以灰色运营为由是不可能对苏某定罪量刑的。其次,苏某有可能涉嫌的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非法经营罪。从苏某开发的WePhone看,它是一款基于VOIP技术的移动社交应用APP,给国外的客户(主要是中东的客户)提供VOIP通信服务,用于拨打国际电话,AppleStore商店支付向苏某开发佣金。就通信而言,目前主要有电话对电话、网络对电话、网络对网络三种,只有网络对电话的服务在国内明确是被明令禁止的,但从国外打到国内是可以的。因此,认定WePhone是否违法,还要看它是否在国内提供从网络打到电话上的服务。退一万步说,就算涉嫌非法经营,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第七十条:擅自经营国际电信业务或者涉港澳台电信业务进行营利活动,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

1、经营去话业务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2、经营来话业务造成电信资费损失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也就是说,此种行为构成犯罪是有数额要求的,即要求去话业务和来话业务分别达到100万元以上。如果按网上所说,这种国外的业务仅占苏某业务的一小部分属实,金额又达不到100万,那么也是不能对此定罪量刑的。又或,即便考虑最坏的情况,金额达到100万,那么结合现在国家鼓励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大环境,苏某的企业毕竟是科技公司,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法律也不大可能对这样的企业作出苛刻的责难。而这样的事情也并非没有先例,像改革开放之初,年广久的做法也不符合当时的法律,但国家出于搞活民营经济的政策考虑对其网开一面并未予以追究。

因此,前妻崔某的攻击并未苏某想象的那么可怕,不仅如此,苏某还能够——

二、用法律之剑攻彼所虚

首先,苏某的财产并非像青春的小鸟一去不返。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在法律上,胁迫是指因他人的威胁或者强迫,陷于恐惧而作出的不真实意思表示。而本案中,从网上已经流传的文字看,崔某的辱骂、恐吓,都是便于取证的。只要苏某搜集好相应证据,完全可去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分割协议,取回财产。

其次,崔某的行为还涉嫌敲诈勒索。所谓敲诈勒索,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就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评判标准还是在于崔某所要求的1000万是否有合法依据。那么综合网上的信息,1.崔某本来就存在隐婚的欺骗行为,2.两人的相识时间不长,3.苏某有无外遇出轨家暴等情况,是很难认定崔某的要求合法合理。就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并不要求行为人对被害人威胁或要挟的内容是否虚构,换言之,就算苏某非法经营罪成立也不影响崔某此罪的成立。因为按法理的精神,法律是不允许以私力方式来解决公诉的刑事案件。因此,苏某根本不用害怕,完全可以此为由反控崔某。

 

可以说,本案中,崔某要挟的手法低劣且漏洞百出,但一个天才开发者却因此深信不疑甚至无法自拔,这值得深思。有人说男方死于单纯和善良,但无原则的单纯和商量其实是懦弱,只会助长猖狂小人的气焰。如果苏某能及时求助专业法律人士,及时了解到这些法律信息,也许就不会恐慌,更不会因为恐慌无助选择死亡,那结局就不一样。在各种资讯漫天飞的今天,寻求相应的帮助并不难。因此,与其说苏某死于对法律的无知,不如说死于自己的懦弱。在这个并不总是阳光的世界里,当黑暗来袭,与其一味地退让和畏缩,不如勇敢站出与邪恶战斗。因为只要敢斗,一切总是有办法的。

斯人已逝,闻者足戒,由是叹之。

 


 

李峻峰  律师】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李峻峰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法律硕士学位,2015年取得AMAC基金从业人员资格,现任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职。 

2012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已承办各类案件上百件,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并任多家企业单位的法律顾问。擅长处理公司相关的各类合同文件以及解决公司在法律规章制度建设方面的法律问题。其办案特点是:对于案件法律关系梳理清晰,法律要点把握精准。

李峻峰律师执业以来,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能够充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赢得了当事人的尊重与信任。 

 

小编提示:如您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7楼A-D座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陈怡然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