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内容分类




背景:
阅读新闻

煤电博弈煤企略占上风 进口煤将减少4000万吨

[日期:2014-09-22] 来源:中国能源环保高新技术产业协会  作者:佚名 [字体: ]

 近两年来,煤炭企业一直在煤电博弈中处于劣势,煤炭企业亏损面越来越大,减产、限产、停产、倒闭、关门、甚至被迫卖矿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而火电企业却因动力煤价格不断下跌而赚得盆满钵满,盈利能力大幅上升。

在煤炭市场严重供过于求的大背景下,进口煤的冲击更是令国内煤炭企业的生存状况雪上加霜,因此,国内煤炭企业一直呼吁限制进口煤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发改委召集几大电力企业与煤炭企业相关负责人,传达国务院领导关于煤炭行业脱困的指示精神,并研究限制煤炭进口相关工作。要求主要电力企业承担减少2000万吨进口煤的任务指标。

单从这一轮煤电博弈看,煤炭企业似乎略占上风,达成了限制进口煤的预期目标。

但业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进口量的减少对国内煤炭价格的回暖很难形成有力支撑,因为进口量大幅减少的前提是国内煤炭价格非常低,进口煤没有价格优势,进口贸易商无利可图;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进口量还会迅速回升。

减少煤炭进口4000万吨

有知情人士透露,828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召集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中电投集团等五大发电企业以及华润电力、浙能集团、粤电集团、神华集团等九大企业,共同开会讨论关于煤炭行业脱困问题并研究进口煤相关工作。

据称,2014年的煤炭进口量将减少5000万吨,由于1-8月进口煤炭减少了近千万吨,要求9-12月要减少4000万吨,其中主要电力企业承担减少2000万吨,由这九家参会企业具体落实。

据了解,在今年年底之前的4个月,华能集团分配到的指标量最大,被要求减少816万吨进口煤,国电集团要减少320万吨进口煤,大唐集团的指标为185万吨,华电集团为150万吨进口,规模最小的中电投集团要减少100万吨进口量。除此之外,浙能集团被要求减少116万吨进口煤,粤电集团减少206万吨,华润电力减少72万吨。而神华集团则是被要求停止进口煤和进口贸易。

从近几年的煤炭进口数据来看,自2009年我国一举由煤炭净出口国转变成为净进口国之后,煤炭进口量一路攀升。继2011年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煤炭进口国后,我国在2012年以2.9亿吨的煤炭(含褐煤)进口量,继续稳居世界第一。2013年,我国煤炭进口3.27亿吨,再次刷新中国煤炭进口量的新高。

从这一消息看,限制进口煤似乎要动真格的了。在去年的基础上要减少5000万吨,意味着今年要减少15.3%的进口量;此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曾称,全国煤炭产业已达成下半年减产10%的共识。

有分析人士认为,一边是国内企业减产、限产,一边是要求减少进口量,这对于严重供过于求的煤炭市场来讲无疑是一大利好;但煤炭价格在第四季度能否企稳,甚至回升都还是未知,毕竟供求关系在短时间内很难发生实质性变化。

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由于进口煤对国内市场冲击太过凶猛、动力煤价格止跌迹象不够明显,限制进口煤似乎成了挽救煤炭企业的重要手段,有关部门、行业协会、地方政府一直都在研究通过限制进口煤挽救煤市的可行性,因此,上述消息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中煤远大咨询中心分析师张志斌向《证券日报》记者称,发改委确实召集内部会议讨论了减少煤炭进口量的事情,而且目前由于国内煤炭价格已经非常低,进口煤已经没有价格优势,煤炭进口量已经在减少,火电企业只是做了一个顺水人情;神华目前已经不再进口了,未来4个月减少4000万吨进口量的目标不难实现。

从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今年8月份,我国煤炭进口量降至1886万吨,环比下降18.11%,同比下降27.3%,已经连降六个月,并且降幅近一步扩大。前8个月,我国煤炭进口20176万吨,同比减少5.3%,进口均价为480.5/吨,同比下降15.3%

但张志斌认为,进口量的减少对国内煤炭价格的回暖很难形成有力支撑,因为进口量大幅减少的前提是国内煤炭价格非常低,进口煤没有价格优势,进口贸易商无利可图;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进口量还会迅速回升。

供求态势难有根本转变

近日,由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国家质检总局六部门制定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印发。该办法自201511日起实施。

按照上述办法规定,商品煤应当满足以下基本要求:褐煤灰分要不大于30%,其它煤种不大于40%;褐煤的硫分不大于1.5%,其它煤种不大于3.0%。对于汞、砷、磷、氯、氟等指标也提出明确要求。此外,办法还规定,在中国境内远距离运输(运距超过600千米)的商品煤还应满足:褐煤的发热量至少为16.50MJ/kg(约为3946大卡/千克),其它煤种发热量至少为18MJ/kg(约为4300大卡/千克)。办法还指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珠三角限制销售和使用灰分大于等于16%、硫分大于等于1%的散煤。

上述办法指出,不符合办法要求的商品煤,不得进口、销售和远距离运输。承运企业对不同质量的商品煤应当分质装车、分质堆存。在储运过程中,不得降低煤炭的质量。煤炭生产、加工、储运、销售、进口、使用企业均应制定必要的煤炭质量保证制度,建立商品煤质量档案。

邱希哲认为,目前国内煤炭市场羸弱态势是供求关系发生根本转变所致,进口煤冲击只是外部因素,并不能决定我国煤炭价格终极走势,减产限产、限制进口煤等措施是短期内举措,并不能从根本上挽救煤炭企业。若要改变煤炭行业格局,加大产能优化力度、批量淘汰中小煤企、煤炭价格市场化改革等工作必须提前到位。

汾渭能源煤炭分析师王旭峰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煤炭行业最大问题是需求侧太弱,煤价缺乏支撑。国家出台的煤炭行业脱困政策能使整个行业得到多大程度的改观,还有待观察,毕竟供大于求的市场还是很明显。

张志斌认为,上述《办法》对于进口煤的要求并不高,对于煤炭硫分,并没有执行过于严格的标准,较征询意见稿宽松了不少。除了少量高硫煤,对煤炭进口的影响并不大;关键还是国内煤炭价格大幅下降在起作用。

王旭峰认为,从现在了解的信息来看,限制进口煤的政策对煤炭价格会有一定的支撑,未来能否反弹,要看10月份后大秦线检修后下游电厂的库存消化情况。在未来煤炭进口量大幅减少的背景下,进口贸易商会进一步的整合和优化,会有更多的中小贸易商退出市场。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施卓帅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15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