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租赁、借用机动车等情形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 上海知名律师事务所

[日期:2011-12-08] 来源: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作者:陈红梅 [字体: ]
新闻内广告

【法条摘录】

49条 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 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解读运用】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在保险公司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之外的损失,由机动车一方按照过错原则或者无过错原则对受害人进行赔偿。本条规定了对于这一部分的损失,在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一致的情况下如何确定赔偿责任的承担主体。

(一)在机动车租赁、借用等情形下,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一致时,保险公司仍然要承担赔偿责任

本条再次强调了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只要是由于该机动车的驾驶行为给第三人造成损害的,无论具体的驾驶人是谁,保险公司都应当承担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的赔偿责任。

(二)明确机动车在租赁、借用等情况下,机动车使用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承担责任

从本条规定来看,机动车在租赁、借用等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的,对于超出强制责任保险限额的部分的赔偿责任,由机动车实际使用人承担。如果是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相撞,超出强制责任限额部分的赔偿责任,按照机动车实际使用人的过错比例承担;如果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相撞,则适用无过错责任。

(三)机动车所有人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在借用、租赁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时,机动车所有人承担过错责任。所有人的过错主要体现在其是否对所出租、出借的机动车适于运行状态进行了合理维护,对借用人、承租人是否具有相应的行为能力、驾驶能力等影响机动车安全驾驶因素进行了合理审查等方面。

这里应当注意的是,所有人过错标准在租赁和借用的情形下有所不同,其注意义务在出租场合要比借用场合高,即出租人的注意义务要比出借人更为严格。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因租赁为有偿,而出借多为无偿,根据法律对无偿受益人的保护要高于对有偿受益人的保护的一般原则,对出租人会科以更高的注意义务。第二,出租人往往是专业经营者,其专业知识、风险转移、危险防范能力也往往要高于出借人,因此,出租人也应当比出借人承担更多的责任。

在出租、出借场合,所有人承担的是与其过错相适应的按份责任,而非连带责任。连带责任是在法律明确规定或当事人明确约定的情形下才承担的责任形式,在出租、出借场合,所有人与使用人并不构成共同侵权,也无其他连带因素,因此,根据本条的规定,所有人承担的相应的过错责任,是按照所有人的过错行为在和使用人的驾驶行为结合造成第三人损害结果中所占的责任比例,承担按份责任而非连带责任。

 

【相关案例】

20091120,原告王微的丈夫董福星驾驶一辆两轮摩托载原告在公路上由南向北行驶,被告吴英驾驶单位一辆小型轿车行至一路口时违反交通规则将原告撞倒,导致原告左腿骨折,当即被送往骨科医院医治,住院3个月。经交警部门事故认定,被告吴英与原告丈夫董福星负该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无责任。原告住院期间被告吴英支付医药费10000元后未再支付,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57880元。原告于20103月,起诉被告上海市某驾校(以下简称驾校)、被告吴英、被告××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要求赔偿。经上海市××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后,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诉讼中,被告驾校辩称,原告请求的数额不对,我方也是受害人,车辆所受到的损失应与原告的损失相抵销,驾校不再承担责任。
  被告吴英辩称,1、被告与原告的丈夫在本次事故中负同等责任,原告应将其丈夫也列为被告,原告与我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应驳回原告的诉请。2、原告起诉数额过高,被告已支付10000元,不应再承担责任。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1、保险公司对另两位被告不应承担连带责任,保险公司只能承担交强险的合同义务。2、保险公司只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3、有关计算项目应按合同约定,超出部分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4、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及其它费用。
  经审理查明,20081129日,原告王微乘坐其丈夫董福星驾驶的两轮摩托车沿街道右侧由南向北行驶,被告吴英驾驶××驾校小型轿车与原告同向行驶,车辆行至一转弯处,吴英从原告后边将董福星驾驶的两轮摩托车撞倒,造成坐在摩托车后座的原告左胫腓骨粉碎性骨折。经交警部门作出责任认定书认定:吴英与董福星负同等责任。
  事故发生后,原告王微被送往上海市××医院,经诊断,王微病情为:1、左胫腓骨开放性骨折。2左胫前皮肤挫伤迟发性坏死。遂住院治疗。2010210日出院,出院医嘱:“1、继续拄双拐适量下床负重活动。2、每月复查,骨折愈合前禁止患肢完全负重活动。3、不适随诊。4、骨折愈合期预计57个月,此期间拄双拐,陪护一人。5、骨折愈合后再次住院手术取出内固定,住院半月约需费用8000元”。 住院期间花费医疗费42770.48元。出院后在外购药4129元。住院期间及出院后均由原告亲戚王爱香护理。

另查明,原告系上海市××商场职工,月收入3500元。肇事车辆系被告××驾校所有,与保险公司签订了保险合同,其中包含交强险条款。2010115日,经当事人申请,法院委托鉴定部门对原告伤情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王微左下肢伤残程度为九级。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吴英及原告丈夫董福星驾驶机动车辆行驶时不注意避让,违反交通规则,两车相撞,造成原告王微受伤的交通事故,吴英与董福星负同等责任,对王微的损失二人均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王微放弃要求董福星赔偿的权利,被告吴英在其责任范围内承担50%责任。被告××驾校作为车辆所有权人未对该车辆履行管理义务,应对该次事故承担连带责任。根据《道路交通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因此被告保险公司应在保险合同约定的限额12万元范围内予以赔偿。因该交通事故可引发下列赔偿项目:
  一、医药费。原告王微住院期间共花费医药费42770.48元。出院后在外购药4129元均有相关医疗费票据予以证实,客观真实,予以确认。
  二、误工费。原告王微住院73天,出院后医嘱骨骼愈合前禁止负重活动57个月,按7个月计算,共计283天,根据王桂华收入月3500元,(3500÷30×283=25805)误工费应为32832元。
  三、护理费。原告王微住院期间及出院后均由其亲属王爱香护理,原告主张每天护理费50元,被告对此有异议结合本地区实际情况,法院认为护理费应以每月1200元为宜。故护理费应为(1200÷30×283=1132011320元。
  四、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及营养费。原告王微住院73天,其请求每天每项20元,不超出本地实际生活水平,予以支持。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及营养费应为3840元。
  五、交通费及住宿费。原告系上海市人,因其伤情在本市住院治疗,其交通费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而住宿费显属不必要开支,故对该两项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六、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伤残程度九级,结合本地区2009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675/年,残疾赔偿金应为13231×20年×20%=52924元。
  七、关于精神损失费,原告王微的伤情经法医鉴定已构成九级伤残,其精神确已蒙受较大痛苦,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责任划分及本地区经济状况,法院确定精神损失费以20000元为宜。
  以上各项赔偿共计129758元,扣除其已支付的10000元,余款121758元阳光财险应在保险限额12万元内承担责任,超出部分即1758元应由被告吴英、××驾校承担50%879元。
  法院经调解达不成一致意见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第19202122232425,《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9条之规定,判决:一、自一审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吴英、被告××驾校连带向原告王微支付赔偿金879元。
  二.被告××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在其保险限额范围内向原告王微承担12万元赔偿责任。
  如逾期履行上述支付金钱义务,需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至欠款付清之日止。
  诉讼费4107元由被告吴英、××驾校承担。

 

律师提示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赋予了受害人对保险公司的直接请求权,及受害人可以以保险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主张损害赔偿。在保险责任限额内保险人对受害人负有无条件支付义务。对于肇事车辆参加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他人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时,保险公司应当首先予以赔偿,而不问机动车一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责任大小。当交通事故所造成的各项损害超过了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对于超过的部分,保险公司不予赔偿。对于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交通事故的当事人按照归责原则进行分担。

本案中,按照交警部门对该起交通事故所作出的责任认定书,机动车的使用人在该起交通事故中与原告的丈夫负同等责任,应对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50%的责任,对这一责任认定,事故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异议,法院即以该责任认定书作为认定事故责任的事实依据,按照50%的过错责任比例,对超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之外的部分,由事故双方分别按50%承担。

对于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承担连带责任,律师认为法院的处理则有所不妥。

首先,按照《侵权责任法》第49条之规定,机动车所有人承担的赔偿责任,应当理解为机动车的所有人在对损害发生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承担与其过错相当的赔偿责任。在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是否对损害存在过错时,一般应当从两个方面进行考量,一是机动车所有人是否对借用人、承租人的行为能力、驾驶能力等能够影响机动车安全驾驶等因素进行了合理的审查,二是机动车所有人在将机动车交付使用人使用时该机动车是否处于正常运行状态。如果机动车所有人履行了上述合理的注意义务,对该机动车因机动车使用人违反交通法规所导致的交通事故,则不应再由机动车所有人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对于机动车所有人在本案中是否履行了必要的注意义务,法院未予查明,仅以机动车所有人“未对该车辆履行管理义务,应对该次事故承担连带责任”的处理显属不当。

第二,机动车所有人承担的是按份责任而非连带责任。所谓连带责任,是指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的约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当事人对其共同债务全部承担或部分承担,并能因此引起其内部债务关系的一种民事责任。在出租、出借机动车场合中,所有人与使用人并不构成共同侵权,也无其他连带因素。因此,即使由于所有人的过错和使用人的驾驶行为结合造成了第三人损害,律师认为,所有人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也应当是按照其过错大小,并根据其过错所造成的原因力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的程度来综合判断后确定的按份责任,而并非是连带责任。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0451日起施行)(节录)

1条 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
  本条所称“赔偿义务人”,是指因自己或者他人的侵权行为以及其他致害原因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3条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130规定承担连带责任。
  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5条 赔偿权利人起诉部分共同侵权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其他共同侵权人作为共同被告。赔偿权利人在诉讼中放弃对部分共同侵权人的诉讼请求的,其他共同侵权人对被放弃诉讼请求的被告应当承担的赔偿份额不承担连带责任。责任范围难以确定的,推定各共同侵权人承担同等责任。
  人民法院应当将放弃诉讼请求的法律后果告知赔偿权利人,并将放弃诉讼请求的情况在法律文书中叙明。 

17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1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18条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2001310日起施行)(节录)

1条 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
  (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
  (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
  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9条 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
  (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
  (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
  (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

11条 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摘自《侵权责任法理解与办案全书》,法律出版社出版,主编:万文志

 

小编提示: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赵尚晓、庄约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