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点击:1892
› 查看帖子
河北省井陉县强降雨洪水灾害已造成36人死亡!洪灾5人用床单救下17人,你怎么看?
游客 2

    在暴雨和洪水面前,小镇是脆弱的。719日这天的洪灾,让河北省井陉县小作镇伤亡惨重——据新华社报道,截至72412时,强降雨已造成井陉县36人死亡、35人下落不明。

    但大灾面前,总有人挺身而出。井陉小作镇平涉街1号餐厅老板和邻居,面对凶猛的大水,利用一根电线杆和4张床单,成功救出17人。而最先被他们从洪水中托上房顶的,是5位女士和3个孩子。

    爬电杆,5男士将妇女儿童托上房顶

    小作镇,位于河北省井陉县西北部,毗邻山西省。

    719这天上午,天空下起暴雨。39岁的赵春元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依旧像往常一样,准时到菜场买回当天的食材。他在镇上平涉街1号开了家名为“宝花”的面食馆,生意还过得去。

    傍晚5点,雨越下越大,原本准备关门的店里聚集了不少食客和临时躲雨的人。这时候,望着街面形成的水流,赵春元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会涨大水吧?”他刚这样说,就被吃饭的人打断,“说啥呢,小作镇20年没涨过大水了”。

    想着房屋离背后的河道尚有50米距离,且落差达3米左右,赵春元也没多想,继续在厨房忙活。

    6点左右,伴随着一声惊雷,街上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餐厅瞬间断了电。有食客出门一看,不好,洪水顺着街面正朝餐厅扑来。

    “大家快跑,洪水来了!”等这位食客转身叫了其他人,再冲出门时,街面已变成了几十米宽的河流,洪水从路面涌到餐厅门口,很快就没过膝盖——没法跑了。

   “快进来,把门顶住!”赵春元一声招呼,两位年轻男士迅速关上餐厅门,其他人搬来桌子顶上。不料,坚持了不到几十秒,一波大浪过来,餐厅门被冲坏,洪水灌了进来。此时,水已齐腰身。

    “上房顶!”同在餐厅里的赵春元隔壁邻居张金书向封面新闻记者证实,当时大家已没了出路,他建议上房顶,并第一个跨出门,沿着墙壁朝自己房门淌过去,“我家的房门旁边有根电线杆,只要攀着房门爬上去,就可以上到餐厅楼顶”。

    很快,在张金书的招呼下,两位年轻男士出门,顺着墙壁摸到五六米外的张金书家门前,三人合力将铁门打开,靠在了电线杆上。

    “先把小孩子和妇女送上去。”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众人响应,手牵手把3个小孩和5个妇女护送到电线杆下。

    张金书让身旁比较瘦小的男士先爬上去接应,然后几人站在水中,一些人顶住房门不让它被洪水冲开,一些人抬脚、肩膀扛,一个个将人全部送上去。

    最后,大部分人上去了,还剩张金书、赵春元和另一位食客留在水中,见张金书年龄接近50,加上身材稍有些胖,赵春元和食客决定先把他送上去……

    “我是最后一个人爬上房的,我爬的时候,水已经淹到我脖子了,我踩不到底。”赵春元向封面新闻记者回忆。

    4张床单加绳绳索,众人救起水中少年

    一行人全部上了餐厅楼顶后,张金书又建议大家踩着他家房顶的彩钢瓦,慢慢爬到隔壁崔彦廷家楼顶,“因为崔家是二楼,会安全一些”。

    此时,天色逐渐暗下来。站在楼顶,刚躲过一劫的大家才发现,整个小作镇已经变成一片汪洋,洪水将街面上的各种汽车、电动车、房屋、建材统统摧毁后,像倾倒垃圾一样向下游缓缓推去。

    大家小心翼翼爬到崔彦廷家楼顶,突然发现,路中央的电杆上爬着一个少年,不停喊着救命。

    “他站的那个位置,是崔彦廷搭的丝瓜架,平常也堆些煤炭。那时候丝瓜架已经被洪水冲走了,他站在电线杆中间被电工绑在那里的铁板上。”

    赵春元回忆,铁板离地面足有2米,此时,水已经没过铁板。

    见状,他问崔彦廷有没有绳索,崔彦廷没说话,迅速从楼顶返回2楼,找到一根手指粗的绳子,又跑回屋顶。但反复试了几次,绳子始终无法成功甩到少年跟前。

    最后,大家想到一个办法,找了个塑料板凳绑上,由力气最大的张金书往孩子身边甩。

    “扔了十来次,才准确地扔到孩子的右手边,他一把就抓住了。”崔彦廷向封面新闻记者介绍,少年迅速将绳子绑在自己身上,楼顶上张金书、赵春元等人也把绳子的一头栓在水管上,一人把守以防挣脱,其他人抓住绳子,将孩子往二楼阳台处拽。

    “水太大了,拽了很久才把他拽到墙边,也可能绑得太紧,我们用力,孩子就大叫‘痛’,所以,拽了很久,一直拽不上来,阳台上也没有缝隙,他抓不住。”

    崔彦廷介绍,最后,他不得不下到二楼,找出4张床单接上,请一部分人慢慢把孩子往楼道处拖,一部分人抓住床单,从楼道上下来,站在已经被淹没的一楼与二楼楼道间接应。

    “又差不多耗了10分钟,我们才把他成功拖到楼道间,然后把床单甩给他,把他拖到了楼道上。”

    孩子救上后,众人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大家才来得及点一下人数。

    “22个人,8位妇女和小孩,5个青壮年,其余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赵春元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当晚,包括他在内的5位年轻人整宿没睡,顶着大雨轮流值班,所有人在崔彦廷家楼顶上呆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才得以下楼。

re 723:河北省井陉县强降雨洪水灾害已造成36人死亡!洪灾5人用床单救下17人,你怎么看?
hynews 2

    在暴雨和洪水面前,小镇是脆弱的。719日这天的洪灾,让河北省井陉县小作镇伤亡惨重——据新华社报道,截至72412时,强降雨已造成井陉县36人死亡、35人下落不明。

    但大灾面前,总有人挺身而出。井陉小作镇平涉街1号餐厅老板和邻居,面对凶猛的大水,利用一根电线杆和4张床单,成功救出17人。而最先被他们从洪水中托上房顶的,是5位女士和3个孩子。

    爬电杆,5男士将妇女儿童托上房顶

小作镇,位于河北省井陉县西北部,毗邻山西省。

    719这天上午,天空下起暴雨。39岁的赵春元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依旧像往常一样,准时到菜场买回当天的食材。他在镇上平涉街1号开了家名为“宝花”的面食馆,生意还过得去。

    傍晚5点,雨越下越大,原本准备关门的店里聚集了不少食客和临时躲雨的人。这时候,望着街面形成的水流,赵春元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会涨大水吧?”他刚这样说,就被吃饭的人打断,“说啥呢,小作镇20年没涨过大水了”。

    想着房屋离背后的河道尚有50米距离,且落差达3米左右,赵春元也没多想,继续在厨房忙活。

    6点左右,伴随着一声惊雷,街上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餐厅瞬间断了电。有食客出门一看,不好,洪水顺着街面正朝餐厅扑来。

    “大家快跑,洪水来了!”等这位食客转身叫了其他人,再冲出门时,街面已变成了几十米宽的河流,洪水从路面涌到餐厅门口,很快就没过膝盖——没法跑了。

    “快进来,把门顶住!”赵春元一声招呼,两位年轻男士迅速关上餐厅门,其他人搬来桌子顶上。不料,坚持了不到几十秒,一波大浪过来,餐厅门被冲坏,洪水灌了进来。此时,水已齐腰身。

    “上房顶!”同在餐厅里的赵春元隔壁邻居张金书向封面新闻记者证实,当时大家已没了出路,他建议上房顶,并第一个跨出门,沿着墙壁朝自己房门淌过去,“我家的房门旁边有根电线杆,只要攀着房门爬上去,就可以上到餐厅楼顶”。

    很快,在张金书的招呼下,两位年轻男士出门,顺着墙壁摸到五六米外的张金书家门前,三人合力将铁门打开,靠在了电线杆上。

    “先把小孩子和妇女送上去。”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众人响应,手牵手把3个小孩和5个妇女护送到电线杆下。

    张金书让身旁比较瘦小的男士先爬上去接应,然后几人站在水中,一些人顶住房门不让它被洪水冲开,一些人抬脚、肩膀扛,一个个将人全部送上去。

    最后,大部分人上去了,还剩张金书、赵春元和另一位食客留在水中,见张金书年龄接近50,加上身材稍有些胖,赵春元和食客决定先把他送上去……

    “我是最后一个人爬上房的,我爬的时候,水已经淹到我脖子了,我踩不到底。”赵春元向封面新闻记者回忆。

    4张床单加绳绳索,众人救起水中少年

    一行人全部上了餐厅楼顶后,张金书又建议大家踩着他家房顶的彩钢瓦,慢慢爬到隔壁崔彦廷家楼顶,“因为崔家是二楼,会安全一些”。

    此时,天色逐渐暗下来。站在楼顶,刚躲过一劫的大家才发现,整个小作镇已经变成一片汪洋,洪水将街面上的各种汽车、电动车、房屋、建材统统摧毁后,像倾倒垃圾一样向下游缓缓推去。

    大家小心翼翼爬到崔彦廷家楼顶,突然发现,路中央的电杆上爬着一个少年,不停喊着救命。

    “他站的那个位置,是崔彦廷搭的丝瓜架,平常也堆些煤炭。那时候丝瓜架已经被洪水冲走了,他站在电线杆中间被电工绑在那里的铁板上。”

    赵春元回忆,铁板离地面足有2米,此时,水已经没过铁板。

    见状,他问崔彦廷有没有绳索,崔彦廷没说话,迅速从楼顶返回2楼,找到一根手指粗的绳子,又跑回屋顶。但反复试了几次,绳子始终无法成功甩到少年跟前。

    最后,大家想到一个办法,找了个塑料板凳绑上,由力气最大的张金书往孩子身边甩。

    “扔了十来次,才准确地扔到孩子的右手边,他一把就抓住了。”崔彦廷向封面新闻记者介绍,少年迅速将绳子绑在自己身上,楼顶上张金书、赵春元等人也把绳子的一头栓在水管上,一人把守以防挣脱,其他人抓住绳子,将孩子往二楼阳台处拽。

  “水太大了,拽了很久才把他拽到墙边,也可能绑得太紧,我们用力,孩子就大叫‘痛’,所以,拽了很久,一直拽不上来,阳台上也没有缝隙,他抓不住。”

    崔彦廷介绍,最后,他不得不下到二楼,找出4张床单接上,请一部分人慢慢把孩子往楼道处拖,一部分人抓住床单,从楼道上下来,站在已经被淹没的一楼与二楼楼道间接应。

    “又差不多耗了10分钟,我们才把他成功拖到楼道间,然后把床单甩给他,把他拖到了楼道上。”

    孩子救上后,众人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大家才来得及点一下人数。

    “22个人,8位妇女和小孩,5个青壮年,其余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赵春元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当晚,包括他在内的5位年轻人整宿没睡,顶着大雨轮流值班,所有人在崔彦廷家楼顶上呆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才得以下楼。

  • 1/1
  • 1
一周热门回复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